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段宏庆 > 穿越时光 一生所爱

穿越时光 一生所爱

穿越时光 一生所爱

 

段宏庆|文

 

    我无意中看到朋友的转发,点开了卢冠廷时隔二十多年后重新演绎《一生所爱》的现场弹唱视频(http://v.qq.com/page/j/0/l/j0199hmdb2l.html),感动与震撼一时难以言表。

人世间最有力量的是时间,任你权力滔天,王图霸业最终不过一抔黄土,是非功过由后人评说;人世间最无情的也是时间,眼睁睁看着红颜易老、英雄迟暮,感伤、唏嘘却又无可奈何。

因此那些能穿越时光的梦想才让人神往,而现实中能经受住岁月洗涤最终留存下来的才是经典。

作为周星驰经典电影《大话西游》的片尾主题曲,每次《一生所爱》的音乐响起,大家都会忍不住想到那个感伤的爱情故事,内心深处也会记忆翻滚,恨不能拥有月光宝盒,回到自己一生中最美好却未能珍惜的时刻。

《大话西游》于1994年上映,第二年进入中国大陆,并迅速流行,成为我们那一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学生的挚爱,《一生所爱》也成为此后二十多年来很多人唱KTV必点的曲目。

二十多年过去了,《大话西游》的影响已不复从前,但曾经有一段美好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我希望是一万年!”“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耶等等经典台词至今仍是网络常用语言,而当年的星仔也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星爷,当然,如今的星爷两鬓花白,不再出演任何角色只安心做导演。

而卢冠廷留下为数不多但几乎首首经典的歌曲后,在进入21世纪前就淡出了公众的视野,近二十年来几乎没有任何消息,很多年轻一代的听众甚至都不知道香港歌坛还曾经有过一个这样的歌手。

卢冠廷的选择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人生中最难堪的时刻并不是年少轻狂闯荡江湖时碰得头破血流的凄惨,反而是人生得意、风华正茂之后的岁月摧残里廉颇老矣的迟暮与无奈。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刻激流勇退,留给世人的永远是最美好的那一面。

但时隔近二十年以后,卢冠廷却突然选择了重新回到听众的视野,他在去年将自己的一些经典歌曲重新翻唱出了一张专辑《beyond imagination》,其中就收录了这首《一生所爱》。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找来聆听,因为我听说这次重新翻唱做了很大改动,我担心自己听到一个完全不同版本后,会找不到当年第一次听的感动,并由此伤感岁月的无情。就像我无法设想如果张国荣还活着,哥哥变成了大叔,我还会不会去看他的电影一样。

但昨天无意中点开了卢冠廷今年现场翻唱《一生所爱》的演唱会视频,我突然发现自己错了,虽然歌曲的演绎确实与我年轻时第一次听到的有很大不同,但它一样令人感动,而且更多回味。

1994电影版的片尾曲有很多的变调还配有和声,同电影完美结合,那是一首属于《大话西游》的《一生所爱》,歌曲是属于至尊宝,属于紫霞仙子的。而二十年后,捧着一把吉他静静弹唱,配上几声二胡的悠扬,这才是属于卢冠廷自己的《一生所爱》。

二十年前的卢冠廷四十多岁正当壮年,他的歌声里充满对生活的渴求而有许多不甘,这种不甘也正是电影中至尊宝必须戴上紧箍咒拿起金箍棒的无奈,至尊宝可以驾起七彩祥云身披金甲成为盖世英雄,但却无法挽回紫霞的消逝,所以1994版《一生所爱》唱的是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二十年后,携妻淡出江湖的卢冠廷重新归来,已经六旬的他人生圆满,唱的是一种淡然与释怀,所以演唱中他的表情始终从容而不是年轻时经常表现的苦情,尤其弹唱结束时他露出的那会心一笑,灿烂而自信,这才是《一生所爱》的真谛——“相信是缘分

卢冠廷的缘分是他的妻子唐书琛,一代才女甘愿默默伴他左右,《一生所爱》的词是唐书琛写的,甚至冠廷这个名字也是唐书琛帮原名卢国富的他取的,世人所向往的美好爱情莫过于此吧。但千万不要以为爱情有琴瑟和谐就足够,相爱容易相处难,两个人的世界最难的其实不是如何相爱,而是在一起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如何相守,油盐酱醋、鸡毛蒜皮这些乏味、低俗的东西才是爱情最大的考验。

所以,二十年后的卢冠廷携妻归来,嗓音低哑很多,脸上皱纹很多,但他更加自信,没有命运的不甘,只有经历缘分的从容,这是属于他自己、属于唐书琛的《一生所爱》。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也会有各自的《一生所爱》,有的人也许更喜欢1994版,有些人则可能喜欢这个最新的2016版。我不想去比较争出个高下。我只相信,再过二十多年后,我还会重听这首《一生所爱》,不为命运,也不为缘分,只为难忘的人生记忆。

 

2016514日于北京-香港航班上无聊中匆匆草作



推荐 9